易看小说首页> 武侠小说> 凤花锦> 第472章 兄妹相见冰释前嫌

凤花锦

第472章 兄妹相见冰释前嫌

作者:楚潆      源网站:八一中文

更新时间:2020-10-23 13:03:52

			  听到皇上传花荞,呼延锦不安的抬头和张樾对视一眼,他们都有些摸不着底。

  该来的都会来,有些话,她也想跟皇上说清楚。她朝呼延锦笑笑,从容走进正殿。

  殿中只坐着朱瞻基,孙贵妃大概是去安顿大皇子了,不在跟前。

  朱瞻基看了她一眼,对王振说:

  “你们都退下。”

  看见殿里的内侍、宫女都退了出来,张樾给了呼延锦一个眼色:花荞暴露了。

  他一挥手,带着校尉们上了台阶,站在殿门两旁,屏气听着里面的声音。

  “现在又不是在看病,你的面纱,还不摘下来吗?”这是皇上的声音。

  花荞知道瞒不过,伸手解开了面纱的绳子,露出那张皇上再熟悉不过的脸来。

  “花荞,你好大的胆子,还敢进宫?是不是,认定朕不能杀你。”

  花荞垂着眼帘,不满的说到:

  “我没这么无聊,用自己的幸福,来挑战您的尊严。只不过是,可怜宫里这来之不易的孩子罢了!我不来,您能和您儿子见面吗?”

  “你......来之不易?你知道了什么?”

  花荞抬眼看着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说:

  “我后来,还去了两趟红螺寺,知道皇后害了贵妃,还让嘉兴害我。

  您是我哥哥,我本与您无仇。我心悦呼延锦,他也与您无仇。偏是您,这也疑心那也疑心。

  今天就算知道您会用权利,把我关起来,我还是会来,不仅因为我姓朱,曾住在这里,还因为我是大夫,不会对需要我的患者,坐视不理。”

  她没有说的是,因为阿爹曾告诉她,不知为何,他皇兄此生只有两个儿子,其中一个,生在宫外,直到他将死,才下令接回宫。

  而后宫唯一出生的儿子,是孙柔的孩子。

  可是,她清楚的知道,孙柔很难再孕,她哪里来的儿子?

  无论如何,她都会来,她都要来,她害怕这次就是那个“唯一”,哪怕让谨逸难过。

  阿爹说的这些……她都不能轻易说。当时那个场合,她也不能向他解释。

  朱瞻基这才知道,就算是自己通缉呼延锦,追杀他们,花荞也没有放弃到红螺寺查出真相,一心一意维护自己。

  难道,自己是昏君?

  他也不再撑着面子,叹了口气说:

  “再怎样,我都是皇上,呼延锦是罪臣的儿子,却一直别有用心的待在我身边,就算他什么也没做,欺君就是大罪。

  你回来吧,我并没有褫夺你的封号,你仍是宝应长公主,对外就说,你去潭拓寺陪住了一段时间。所有的事,都让它过去吧。”

  “回不来了,皇兄。”花荞坦然的看着朱瞻基说:

  “我的朋友为了护我出宫,把命送在这里;我的心和恋人在宫外;我喜欢做的事、喜欢的生活在民间。若不是我在民间学到的医术,这次如何救得了大皇子?”

  花荞不忘再提一次今天的功劳。

  朱瞻基一想,确实如此,花荞今天功不可没,自己可不是昏君。

  大明公主出嫁,宫外的公主府也是驸马一个人住着,两人见面,还要让掌事姑姑和太监安排,这让花荞、呼延锦如何受得了?

  更何况,花荞能回来,以呼延锦的身份,他也不能让长公主嫁给他。

  罢了罢了……大臣们整天约束着自己,不让斗促织,不让沉溺酒色,就连高兴起来多画两幅画,也说他玩物丧志,自己就不乐意得很。

  己所不欲、勿施于人,何必禁锢了她?

  他故意冷着脸道:“就算你不愿意回来,你也是朕的妹妹,长兄为父,呼延锦那小子没跟朕提亲,就想把你带走,这不可能……”

  “他……他又不能进宫见您,他跟我提亲了,而且我也代替您同意了。既然您要问,那我就告诉您,我们很快就要大婚了。”

  一着急,花荞也顾不得害羞,干脆都说出来。

  朱瞻基哭笑不得:看来,这个银面魔君妹婿,我不认也得认了!

  “呼延锦本事大的很,连我皇妹也能拐走!之前装老实待在我身边,出去就变成银面魔君跟我作对......”

  朱瞻基顿了顿,忍住笑说:

  “若是他现在就出现在我面前,我就同意把你许配给他。”

  花荞听到朱瞻基跟她说话,一直用的都是“你你我我”,知道他没端着,就是自己的兄长,她先笑了:

  “皇上金口,他若来了,您可别食言。”

  张樾看了对面的呼延锦一眼,见他还不动,恨不得过去给他一脚。

  呼延锦不动,是怕自己扮成锦衣卫进来,害了张樾。

  看他在对面吹胡子瞪眼,索性将大帽一摘,锦衣卫的曳撒一脱,抬腿走了进去。

  “草民参见皇上!”

  “草民?......我的侍卫都是瞎子?一个二个都拖出去砍了!”朱瞻基没料到呼延锦还真来了。

  张樾闪身进来禀到:“启禀皇上,您刚才不是传他吗?就是焚心似火,走得快了点。”

  朱瞻基被他们气笑了。

  “张樾,你再皮,就让你到军营里去,看你还望皇宫里带人!”

  “臣就是为皇上守城门都行。不过......现在不是在说他们俩的亲事吗?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张樾是个老油子。

  朱瞻基从小就是皇太孙,身边除了太监、护卫就是太孙师,没什么同龄人。

  现在朝堂上,大多又是年纪大的老臣,呼延锦他们几个,也是他为数不多,相交密切的青年人。

  这种轻松的感觉,让他有种自己也是个人的感觉。

  “既然来了,朕问你,汉王出城伏罪,可是你从中推了手?”

  呼延锦抱拳回到:“草民记得,皇上在围攻南京城的时候,就爱民如子,不愿血洗城池。

  草民只是对汉王规劝了几句,主要还是皇上大军兵临城下,还能对汉王好言相劝,是皇上您的气度,不战而屈人之兵。”

  嗯......千穿万穿,马屁不穿。

  朱瞻基满意的点点头:呼延就是这点可爱,做事从不居功。

  “你功过相抵,朕可以不计前嫌,也可以将朕的皇妹许配给你,但是......”

  花荞嘴又撅了起来:怎么还有“但是”?

  朱瞻基看见了她的表情,心里好笑,到底十九岁了,你这是有多恨嫁?

  他看着呼延锦继续说道:

  “但是朕要你秘密为朕做事,你可愿意?”

  1603428897
指南

键盘左右键翻页

我知道了

设置 恢复默认